二八杠千术视频
學理財 | 產品中心 | 終端下載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您的位置:頂點財經 >> 基金人語 >> 正文

【基金評論】三大投資總監話“熱點”

2011年03月04日 13:26:00 出處:證券日報

  通脹壓力、保障房建設、“十二五”規劃等無疑成為此次兩會期間的熱點。基金投資總監們如何看近期熱點與投資?

  南方基金投資部執行總監陳鍵、國投瑞銀基金投資部總監袁野以及金鷹基金投資總監楊紹基就此相關熱點對《證券日報》談了自己的看法。

  金鷹楊紹基:

  “兩會”維穩情緒創造更好環境

  金鷹基金的投資總監楊紹基認為,“兩會”的主要議題仍然會圍繞控物價、擴內需、調結構這幾個主要方面;農業穩定也會放到比較重要的地位;在物價快速上漲階段,政府也會更加關注民生,勞動密集型產業有可能會受到政策的支持。

  楊紹基認為符合“十二五”規劃的新興產業是未來股市最大的主題投資機會。“十二五”規劃對新興產業發展提出了明確發展規劃,到2015年和2020年,戰略新興產業占GDP的比重較2010年的4%左右將分別提高至8%和15%。其中,新材料、信息技術和高端裝備制造業是值得重點關注。楊紹基表示:“這三大主題不僅屬于新興產業,更是其他戰略新興產業發展的前端市場。”此外,楊紹基還特別指出,2011年企業消費市場具有較大潛力,企業設備的更新換代和信息技術的應用,將帶來信息技術和高端設備制造業的主題投資機會。

  “兩會”期間是否存在投資機會?對此,楊紹基認為,“兩會”維穩的情緒為A股創造更好的投資環境,但在國外形勢不明朗以及國內通脹壓力沒有緩解之前,我們認為A股將維持區間震蕩的走勢,沒有趨勢性行情。

  南方陳鍵:

  農村水利與保障房建設含機遇

  如何降低通脹壓力?南方基金投資部執行總監兼基金天元、南方成份基金經理陳鍵對《證券日報》表示,從經濟學角度講,降低通脹壓力的政策手段一方面是收縮總需求,例如我們已經可以觀察到的加息、上調存款準備金率等貨幣政策手段,以及房產限購等行政性抑制需求的政策手段均屬于收縮總需求政策,另一方面就是從增加供給著手,大力增加保障房建設投入、加快水利基礎設施建設、扶持現代農作物種業發展等近期密集出臺的政策,都屬于增加供給端的政策。

  陳鍵認為,從資本市場角度,我們一方面應該防范緊縮性政策對市場帶來的沖擊,另一方面也應該積極把握增加供給類政策可能帶來的投資機遇。因為增加供給能夠使民生福利直接改善,同時對經濟增長也能起到促進作用,從決策和執行角度更容易受到各方面的認可。

  “其中,我們尤其重視農村水利建設和保障房建設所蘊含的投資機遇。在2004-2010年連續7年聚焦‘三農’問題之后,2011年中央政府的一號文件瞄準的是更具體的水利建設問題,要求‘突出加強農田水利等薄弱環節建設,全面加快水利基礎設施建設’,未來10年全社會要年均投入4000億元用于水利建設,比2010年的投入增長一倍。進一步的深入分析還顯示,農村水利建設又可能是水利建設投資的重中之重,有測算數據認為農村水利建設的歷史欠賬高達3萬億,而農村水利對農業生產的促進作用又極其顯著,再加上近年來異常天氣導致嚴重水旱災害在我國頻繁發生,各方面的分析導向都指向農村水利建設,其未來受到政策扶持的力度將不言而喻,據測算十二五期間農村水利總投資規模有望達到1.3萬億,年復合增速20%,比過去10年的復合增速將高出約10個百分點,而根據統計,建筑工程(包括材料、管道等)、設備等項目開支將占到農村水利投資支出的八成左右,因此涉及上述業務的公司將受益最為直接。”

  陳鍵表示,保障房建設方面,我國已經明確了十二五期間要新建各類保障性住房3600萬套的目標,意味著年均720萬套,而2010年全國各類保障房開工590萬套,建成370萬套,這說明未來5年的年均建設量是2010年的接近一倍,增速和投入都是巨大的。同樣,保障房的建設和投入使用都將為建材、工程機械、家電等行業帶來顯著的拉動作用。

  國投瑞銀袁野:

  謹慎應對不符經濟轉型行業

  袁野表示,其實,在每一個五年規劃中,宏觀調控都會對資本市場產生深刻的影響,縱觀A股市場的各個階段,1996年5月開始央行連續降息,貨幣政策開始放松,給股市帶來一段黃金期。1997年開始遭遇東南亞金融危機,市場再次進入調整期。進入21世紀,股市經歷了較長時間的熊市階段,直到“十五”末的2005年股權分置改革啟動,市場又迎來了一次脫胎換骨的發展黃金期,2007年指數在從緊的貨幣政策中依然沖刺歷史高點,止步于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的爆發。2009年四季度,國務院出臺四萬億經濟刺激計劃,宏觀經濟觸底之后逐步復蘇,股市也在大跌之后迎來反彈行情。

  各個時期的主導產業和投資機會也會隨著經濟結構調整而變遷,80年代初至90時年代初,作為市場化經濟的起點,紡織、服裝、手表、縫紉機為代表的輕工業欣欣向榮;90年代初至90年底末,工業化隨之興起,基本需求拉動增長,家用電器、電腦等行業從中受益;90年代末至2008年,制造業、房地產推升資源價格上漲,造船、鋼鐵、有色、機械、建材、房地產等板塊備受關注;2008年至今,隨著城市化的深入,消費服務、高新技術、區域協調發展等成為投資主線。順應發展,“十二五”規劃的核心更多地關注于經濟結構的調整,而不只是經濟增長速度。我們要挖掘的投資機會,也將圍繞幸福感的提升展開,大致涉及以下四個方面:一是區域平衡發展、二是產業升級、三是大消費時代、四是節能環保。

  袁野最后認為,2011年是“十二五”規劃的開局之年,部分傳統產業會存在低估值修復機會,但需要認清的是,那些不符合經濟轉型方向的行業,在投資中要謹慎應對。如果今年對經濟的調控措施行之有效,則未來的經濟會逐步進入自主增長之道,屆時實體經濟需求將會更真實反映未來轉型的方向。當然這是一個徐圖漸進的過程,很難想像一兩年內中國的經濟結構和制度發生急劇的轉變,但時值五年規劃開局契機,無論消費升級、新興產業和區域規劃等結構性機會,都需要作前瞻性的布局。

二八杠千术视频 极速十一选五走势 甘肃11选5开奖走势图 35选7新疆 二肖中特精准 77足球比分网 赚钱真不容易作文400字 韩国快乐8开奖号码 平特一肖高手论坛 篮球比分直播 彩虹彩票游戏